是个儿童画画手

Annie/阿E 随便叫

头像来自我A
背景来自猫猫老师

七夕校pa小甜饼

△cp大二(一句话的穹胜)
△准高三,准高二设定 双箭头暗恋
△很少女
   ooc属于我  甜蜜蜜不知道能不能属于大家
△我不知道女孩子们会不会选这个时侯告白
   但是我就想到这个梗就只能写这个了

即使是在这种热成狗的季节,高中生们也逃避不了为了紧张的学业回校补课的命运。

东方纤云嚼着食堂里难以下咽的食物,油腻腻的饭菜在燥热的夏天让人感到恶心。他看着对面边浏览辅导书边吃着饭的印飞星,刚刚想赞叹这位好学生高尚的学习精神,随眼便瞟到了印飞星堆在餐盘边的那几封信。

还是现在这种时候,那些包装精致的信即使是脑子有坑的人都想得出是情书。

“今年的也没有去年的少啊,我们八戒这张脸还真不是吹的!”

印飞星的思绪被东方纤云从辅导书拽到了边上的这些情书上。

“这些啊,之后有时间再退回去好了。还有,再叫我八戒,把字典扔你脸上!”印飞星故作样子挥了挥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收到的也不少吧。”

听得东方纤云愣了愣。

“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就是几个女孩子左拥右抱了。”印飞星把头低了低,半个脑袋都窝在辅导书底下。

怎么听起来醋溜溜的。

“我又不像东方芜穹是吧,”东方纤云把筷子放下,“明天就是七夕节了,那些女孩子也想找到自己心仪的——”

“得了得了你就为着那些女孩子着想得了。”印飞星也停下了筷子拿起餐盘站了起来,“吃不下,走了。”

又开始闹脾气了啊…

东方纤云连忙端起餐盘跟了上去。
“八戒等等啊!可是今年可能也要让那些女孩子失望了不是吗?”

心中早就都有心悦之人,不是吗?

————————————————————

东方纤云回到宿舍,看到的就是自家表哥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翻着自己床边这几天收到的几封情书。

“你干什么呢。”

东方芜穹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看完一封到另一封,“我这不也没拆嘛,我就是想看看今年那位小美人有没有抢先你一步了呢。”东方芜穹挑了挑眼,“还有你这特意先跑回来放下这些情书才去和那小美人吃饭,不就是怕那小美人看到了生气吗?”

东方纤云从东方芜穹手上拿走了自己收到的情书,不知是这番话是戳到自己心里深处了还是怎么着,红着耳根,挠了挠脸:“时机到了我会自己说出口的。”

东方芜穹听到了这话,“噗呲”笑出来声。
“每年都说时机到了自己会说出去,这都几年了,你就说出去过吗?学学我,勤快点!”

“这都几年了我也没看蜀三路那孩子答应过你。”

“美人你这话就不对了。”

————————————————————

印飞星抓着手机,短信编辑方框里的内容是输了又删,删了又输。半小时过去了,只有收信人方框里的内容是没有变过的——[东方纤云]。

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印飞星把充电的小风扇对着自己,但是夏天风扇里搅出的热风根本不能使自己冷静下来,只会使人愈发烦躁。

印飞星自己心里明白,今年不说出口,之后没有机会了,两人选的专业不同,目标的志愿也不同,只有这次在高中的最后一次七夕是最好的机会了。况且这么多人都送了情书,要是自己真的被拒绝了,还有人跟着一起没这么丢脸啊。

可是还是说不出口,连短信都不敢发出去!

当做发泄似的,印飞星把手机扔到了枕头上。为什么自己会在这方面又是别扭又是懦弱。还有东方纤云那个傻子竟然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吗!

“印飞星,快休息了。”隔床的龚常胜用笔敲了敲印飞星的床好心提醒到。

“知道了!”
被龚常胜又这么一提醒,印飞星更烦躁了,很不耐烦地抓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00:12

原来自己抓着手机纠结了这么久吗。即使心中有这么一点点愧疚,一点点,也不会道歉的。

印飞星草草整理了一下床铺,就把脑袋埋到了枕头里。

要做什么事情还是等到明天吧,诶,不对,现在已经是七夕节了。

————————————————————

天刚蒙蒙亮时,印飞星不是因为学校刺耳的起床铃声醒来的。而是放在枕边的手机发出了特定的来信铃声。

印飞星朦胧着眼点开了短信。

[八戒八戒!今天要一起激情过七夕吗!]

end

————————————————————

bug很多,其实女孩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写情书只有男孩子上街卖玫瑰(bushi)
文笔还是很差希望可以得到评论点评★!谢谢!

插个群宣
欢迎加入穹胜大二粮食后备军:852587304
这个是群里的活动,欢迎来聊聊脑洞呀w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eeeeeee/u\ | Powered by LOFTER